当前位置:电脑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 电脑游戏 > 动作冒险 > 食肉猛兽汉化中文版

食肉猛兽汉化中文版

  • 大小:500MB
  • 语言:简体中文
  • 类别:动作冒险
  • 类型:国产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 授权:免费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 时间:2018/1/18
  • 官网:
  • 环境:Windows7, WinVista, WinXP
  • 安全检测:无插件360通过腾讯通过金山通过瑞星通过

普通下载

高速下载

需下载高速下载器,提速50%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相关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食肉猛兽中文版是一款独特的野外生存射击类游戏。可以说是完全的结合了MMOFPS类型。即使没有食肉猛兽汉化补丁也能畅快的玩耍。而游戏的场景也是非常的宏大。有着我的世界不能比拟的精美画面。具有巨大的随机生成的世界,玩家需要与一大群野兽战斗。随着游戏的继续,可以制作各种装备来适应生存。游戏最主要的任务是建立自己的基地。所有的游戏世界根据游戏人数自动生成,非常讲究随机性。危险无处不在,为了生存大家不得不紧密团结在一起。各种食肉猛禽也许就在前方等待着你,束手就擒还是奋起反抗都由玩家自己决定。游戏中玩家面对的将是完全原始的世界,除了随身携带的匕首别无他物。你需要通过接触现代科技收集资源并制造各种物品。你可以建造工厂,房屋,甚至是城市来挖掘资源热点。你也可以摧毁其他的各个据点,这个沙盒游戏提供了无限的可能,一切的计划有你自己实施。游戏的画质非常绚丽,各种史前动物的设定非常逼真,原始的游戏风景给你别样的游戏体验。所以,喜欢的朋友赶紧下载领略着精美画面的食肉猛兽吧!
食肉猛兽中文版

游戏操作

游戏中操作方法跟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区别不大,Shift跑步,C下蹲,空格键跳跃,鼠标左右键是瞄准和射击,游戏还提供了采矿、建造等多种游戏模式,但只有等到正式版上市才能一窥游戏全貌。

食肉猛兽怎么玩

食肉猛兽是一款沙盒类型的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沙盒背景很有意思,类似于unturned。玩家将深入史前世界探索,各种史前生物乱入的场景很壮观。剑龙、康龙、三角龙、霸王龙,各种各样的恐龙都是你捕猎的对象。那么这款食肉猛兽怎么玩呢?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游戏操作方法介绍。
食肉猛兽
游戏目前还是试玩版,因此难免会有一些bug。这款游戏采用沙盒生存模式,游戏中各种道具都可以被拿来使用。组建各种物品,你需要通过接触现代科技收集资源并制造各种物品。你可以建造工厂,房屋,甚至是城市来挖掘资源热点。你也可以摧毁其他的各个据点,这个沙盒游戏提供了无限的可能,一切的计划有你自己实施。
游戏画质艳丽
目前的试玩版游戏中,由于还无法联网,玩家只能进入游戏探索。而原本玩家初始武器匕首也不见了,可能是游戏的bug之一,所以目前大家只能在游戏中通过鼠标和WSAD控制角色移动,其他的操作暂时还不能进行。
各种恐龙惊艳
游戏中操作方法跟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区别不大,Shift跑步,C下蹲,空格键跳跃,鼠标左右键是瞄准和射击,游戏还提供了采矿、建造等多种游戏模式,但只有等到正式版上市才能一窥游戏全貌。
游戏测试版目前已经发售,登陆steam平台。

食肉猛兽中文版攻略

虎类:举例——东北虎
力量:8敏捷:8咬合力:4体型:6防御力:6耐力:8智力:7
必杀技:疯虎扑噬综合得分:47
熊类:举例——北极熊
力量:10敏捷:7咬合力:5体型:9防御力:8耐力:9智力:7
必杀技:巨熊直击综合得分:55
狮类:举例——非洲狮
力量:7敏捷:8咬合力:3体型:5防御力:5耐力:7智力:7
必杀技:狂狮锁喉综合得分:42
豹类:举例——金钱豹
力量:3敏捷:10咬合力:2体型:2防御力:1耐力:4智力:6
必杀技:闪电奇袭综合得分:28
狗类:举例——斑鬣狗
力量:4敏捷:9咬合力:4体型:3防御力:5耐力:6智力:7
必杀技:恶狗撕裂综合得分:38
狼类:举例——西伯利亚狼
力量:4敏捷:8咬合力:3体型:3防御力:4耐力:6智力:7
必杀技:饿狼奔袭综合得分:35
猫类:举例——美洲狮
力量:3敏捷:9咬合力:2体型:2防御力:2耐力:5智力:7
必杀技:索命扑敌综合得分:30
鳄类:举例——咸水鳄
力量:8敏捷:6咬合力:10体型:10防御力:9耐力:2智力:4
必杀技:死亡翻滚综合得分:49
灵长类:距离--猎人
力量4敏捷4咬合力1体型3防御力10耐力2智力100
必杀机:猎枪,冲锋枪,火焰喷射器综合得分120

进入游戏

1、下面是食肉猛兽的主界面
食肉猛兽
从左至右大概的意思依次是:
官方服务,个人服务,本地游戏,使用IP地址加入,视频选项,退出游戏
选择第三个本地游戏即可开始单机游戏模式

服务器介绍

游戏提供了几种服务器登入,包括官方服务器、私人服务器和本地游戏。
官方服务器:官方提供的多人在线游戏,玩家可以在里面进行组队、聊天一起生存。
私人服务器:由玩家或者私人搭建的服务器,目前未公布搭建方法。
本地游戏:也就是单机模式,断网情况下的游戏,只有玩家一个人在里面奋斗。

游戏界面

游戏中操作界面比较简单,但是职能各不相同,玩家想要点开这些按钮,可以按ESC等待鼠标出现即可。
食肉猛兽
1、此区域是当前服务器的的相关信息以及状态。
2、玩家的包裹,里面可以存放一些收集的材料以及武器等等。
3、这个是团队按钮,玩家可以查看自己的团队信息或者创立团队。
4、建设系统,玩家可以查看当前状态下可以建设的建筑以及武器,还有所需要的材料数量。
5、系统按钮,可以在里面设置游戏,返回游戏界面等等。
6、技能系统,玩家可以在此系统中升级一些技能和能力。
7、玩家的状态,红色代表玩家的血量、绿色代表饥饿度,黄色则表示玩家当前的体力。

技能介绍

玩家在野外击杀恐龙之后会获得一定的经验,这些经验用于升级一些技能用于生存,总共有三大类技能可以升级。
收集类(gathering):升级之后可以增加采集木头、石头和矿石的数量,等级越高,消耗的经验值也越多。
生存类(survival):在此页面可以学习野外的一些能力,包括增加自身的血量以及攻击力等等。
其他类(crafing):则是其他一些技能,包括一些建筑技能的升级等。

建筑介绍

玩家可以打开游戏中的建筑界面,里面有当前状态下可以建设的建筑和武器,每个建筑和武器都有相对应的材料需求,玩家必须在野外寻这些材料,然后寻找一个合适的地点建立自己的据点,这些材料包括木材、石头和矿石等,这些都可以在野外获得,后期随着能力的提高还可以建造复杂的建筑,么当然材料也会变的更多,种类也越复杂。

食肉猛兽道具无法收集等BUG解决方法

食肉猛兽发售后,很多玩家都发现了游戏的诸多BUG,这些BUG怎么解决呢,小编今日就为玩家分享道具无法收集等BUG解决方法。
1.游戏中中无法加入多人游戏的问题
食肉猛兽是一款多人游戏,但游戏中玩家只能一人作战。不能增加其他人一起游戏。
2.游戏无法收集道具和素材
游戏中几乎没有道具和素材可供选择,玩家只能赤手空拳的来到原始世界面对各种恐龙的攻击。
3.游戏中默认武器不见了
游戏刚开始玩家是装备一把匕首的,但目前的版本就是赤手空拳的上阵,基本是送死。
4.游戏画质问题
很多成群的恐龙会叠加在一起,游戏的画质似乎出了点问题。

配置要求

最低配置:
操作系统:WindowsXP或更高版本(Vista中/7/8)
处理器:Intel/AMD的X32/X64
内存:2048MB内存
显卡:NVIDIA的GeForce或AMD
显卡驱动:DirectXVersion9.0c
硬盘空间:1500MB可用空间
推荐配置:
操作系统:WindowsXP或更高版本(Vista中/7/8)
处理器:i7处理器
内存:4096MB内存
显卡:NVIDIA的GeForce560GTX或更高版本
显卡驱动:DirectXVersion9.0c
硬盘空间:1500MB可用空间
看起来这款游戏的配置要求并不算太高,只不过想要开全效果什么的,还是需要一点配置的。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自己下载然后尝试一下,话说这款游戏确实还不错。

剧情翻译

来到莱克特庄园生活的第一年,千代对伯爵驯养的猎犬们充满恐惧。他有一群波尔瑞猎犬,而与它们的初遇对她造成了不可逆的心理创伤。那时一场狩猎盛会刚刚结束,人马集队从森林里归来,她看见那些狗,紧实的肌腱染得血红,毛发纠结成团粘在皮肤上。一开始她以为是它们受了伤,但紧接着她看到了被拖在马后面的野狼的尸体,于是她意识到那血迹都是来自它们的猎物。
自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们成了她噩梦的主要内容。不知多少个漫漫长夜里,她梦见自己在庄园外的森林里仓皇奔逃,头顶是陌生而寒冷的夜空,身后是呼吸都带着腥气的狗群。它们用尖利的牙齿撕扯她,把她拖回庄园,丢在地上,一团惨不忍睹的模糊血肉。年长的佣人们告诉她许多有关野狼的可怕故事,可是连野狼都不敌莱克特伯爵的猎犬的利爪,她怎么可能面对它们还镇定自若?
千代的恐惧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一只母狗生下了三只丁点儿大的,无助的小狗崽。紫夫人给了她一只。作为她的成长伙伴,紫夫人说,护她安全,当她的玩伴和帮手。你很难去畏惧一个全身心都依赖着你的东西,当这只狗渐渐长大,体貌一天天地成熟,千代也慢慢地学会透过曾在梦里扯裂她的牙齿和爪子去看更内在的东西。她眼里的狗群便忽然多出了凶残之外的属性,各种性格,贪玩,慵懒,还有对它们的看守者的一种深沉的,恒久的爱。
千代第一次遇见汉尼拔时,他是只饥肠辘辘,瘦骨嶙峋的生物,脏污的衣服下面是遍布青肿的躯体。他不说话,她不知道他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伯爵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个几乎脱离了人类文明的侄子,但千代已经学会了怎样去爱自己看护下的生物。她用食物把汉尼拔哄骗到浴室。
千代试图为他脱下衣服时他像只野兽一样猛地龇牙咬她,身体拼了命地向外撞,手跟爪子一样抓挠她的皮肤,抓出了血。千代放开他,坐到地面上,将装着食物的盘子放在身侧:在烤箱里烤得热烘烘的面包,大块儿的切达干酪,还有厚厚的几片火腿。浴室是被锁上的,他在里面来回走动,偶尔忽地朝她逼近几步,像是想要攻击她。
她耐心地等待,对着汉尼拔用一种低低的声音说话,友善的,安抚的,一些无甚意义的日语词句。陌生的语言,语调的意义大于语义,慢慢地,他轻手轻脚地靠近了。当他离得足够近时,千代将食物拿起来给他。他一股脑儿地把食物尽可能多地往嘴里塞,不加咀嚼就大口地吞咽下去,眼睛始终死死盯着她。
慢慢地,慢慢地,她把他引到浴池里。他眼里有种异常机警而敏锐的光,当她搬来一把矮凳放在浴池边时,他一直看着她,眼睛几乎一眨不眨。她清洗他身上的伤口,梳理他的头发把虱子除去,整个过程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千代有些担心汉尼拔当晚会消失,跑出去,到森林里去和野狼待在一起。但真的到了夜半,他出现在她房间的门口,身后拖着自己床上的毯子。
千代掀开被单,他便爬上来卧在她身边。他是如此幼小,蜷缩成紧紧的一团,膝盖和手肘处的骨头戳到她身上。她抚摸他的头发,手指温和地顺理柔软的发丝,最终他睡着了。千代那整夜都保持着清醒以照看他,在他因为噩梦而抽搐时将他拢得更近一些,哄婴儿一般轻轻地拍打他,让他紧皱的眉头松开。
那一夜之后,无论千代去哪里,汉尼拔就紧跟在她后面。她目睹了他的蜕变。他以一种惊人的决心开始了新生活,他变得有点病态的爱干净,洗手洗到皮肤发红,对衣物的整洁讲究得要命,决不允许自己的空间被外人弄乱——每件东西都要跟其他东西完美对齐。他和他们一同在餐桌上用餐,但他在房间里自己储蓄食物,掖在枕头底下,藏在抽屉最里头。她曾看见过他从桌上还有厨房里偷走食物。有一次几只狗围着汉尼拔锁起的房间门呜呜地叫,她不得已开了门查探他的房间,结果发现几只明显是被房间主人杀死并保存的老鼠尸体。这一行为是出于什么目的,千代不想深究。她把它们留在了原位。从一只饿坏了的狗那里夺走一根骨头永远没什么好下场。
庄园里的厨师是个有着严峻面孔的立陶宛女人,她已经不止一次捉到汉尼拔从食品储藏室里偷吃的了。千代觉得她简直毫无同情心,竟然一点不留情面地斥责汉尼拔。她冲他挥舞着一把木勺,喋喋不休直到后者咧开嘴唇露出尖尖的虎牙。然后她跟他说他以后要是还想进厨房,他就得帮她做饭。十分钟之后千代见识到了什么叫作一见钟情:汉尼拔揉捏用来做面包的面团时周身的气场都变了。面粉沾到衣服上了他都没显现出一点不悦的神色,双手绕着面团忙个不停。她遇见他之后的这么长时间来,他脸上第一次有了微笑。
从此以后,残留在他身上的恐惧完全被驱散了,接着千代看见了他天性中的狠戾。终于他开始说话,终于他房间里的老鼠尸体消失了,偷藏的食物也是。他的身体茁壮地发育,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频繁和放松。千代看着他从一个奇怪的孩子成长为一个奇怪的年轻人。人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庄园里所有其他的人都试图忘记刚刚到来时的那只野性的生物,但它依旧蛰伏在那里,华贵的衣装之下,优雅的礼节之后。
她从未自欺欺人地认为汉尼拔是安全的。他从来没有融入这个家庭,即使他已经很大程度地遵循他们的生活习惯,他也不是它的一份子。他总在寻找自己的同类。他没有在巴黎寄宿学校或是美国的大学里找到,没有在医院急诊室或是他病人的精神领域里找到。同样的,他也没有在一路留下的重重叠叠的尸体里找到。千代,孤零零地和她的囚犯待在一起,不由地怀疑是天意要汉尼拔一生在这世界上独自游荡。许多年里千代都苦涩地暗自希望汉尼拔和她一样孤独,是他将孤独加之她身,那他就该承受同样的命运。然而,说到最后,你不能因为一只野兽的天性而怨恨它。
千代从来不认为自己的职责在于照料。她是猎场看守人。她是从她珍稀的野兽身边赶走偷猎者的护卫。珍稀,说不定举世无双,正因此汉尼拔是美的,与远东豹或是华南虎的美是同样的逻辑。它们太过稀有,处境濒危,所以它们应该被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她原谅了汉尼拔的天性,自己便也能自洽,不至被愧疚或愤怒吞噬。
然后来了威尔·格雷厄姆,刀一样刺进她平静生活的画布。他散发出的气息有些混乱。半是掠食者,半是猎物。刚开始时她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行为,跨洋过海地前来只为凝望多年前的鬼魂,但是很快她在他身上看见了汉尼拔。汉尼拔给她留下了一个哲学层面上关于仁慈和宽恕的戈尔迪之结。而威尔已经对谜题失去了耐心,他必须要得到答案。他逼她下了手,因为他必须要知道她会怎样做。
千代很好奇他这么做是出于冷酷还是善良,说不定连他自己都不能明确他的动机。他想要看她会怎么做,但他也确保了她的囚犯获得自由,逃离或是丧命,无论怎样牢笼都被打破了。到了最后,他唯一清醒的时刻是他将她的囚犯转化为一件美丽的作品的时候。也就是那时她明白了。她理解了汉尼拔在他身上看见了什么,威尔想要埋葬却同时想要发掘的是什么。他们属于同一个物种,他和汉尼拔。
千代本可以让威尔跟着自己去弗罗伦萨的,旅途中她可以安抚那些必定纠缠他至深的噩梦,但他不会被善意驯化。所以她把他丢在荒野里,而他对汉尼拔的气味儿灵敏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几乎不绕弯路地就追踪到了对方,她尾随着他回到自己的责任身边。这么多年过去,直到此刻此境,她第一次在汉尼拔身上看见了新的情绪。她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那是什么:他望向威尔时眼里的温柔,和她曾养的波尔瑞小狗崽眼里的光芒是一样的。坚定的,无暇的爱。上帝啊,汉尼拔也有这一天1。
千代懒得费心思去理解汉尼拔脑子里到底有什么计划:他先想杀了威尔,然后又去救他,还把他抱回家,最后还自首了。也许他自己也不能或不愿去理清自己的感情。无论如何,既然他已经下了决心,安安全全地待在他自己选择的笼子里,那她也就无可抱怨了。
之后的三年里千代在巴尔的摩生活。她对莱克特庄园的财产拥有使用权,所以生活费用完全不成问题,她也乐得享受大把自由的时间。她游览了华盛顿特区,纽约和芝加哥,每次旅行都为期逾周,在此过程中渐渐回归人类社会。总的来说她的生活还是安静的,但比之前守着囚犯的日子要热闹多了。很快她就对城市生出了倦意,总是有那么多人。她开始怀念森林的空灵,同时发现自己对那种感觉的记忆已然模糊。但又能怎么办呢?她的责任在哪里,她就会守在哪里。
然后威尔·格雷厄姆回来了,毫无疑问地。三年算得了什么,汉尼拔在他身上打下的印记不是时间能磨灭的。她想,他当然会回来了,他们相爱啊。这永恒的不可抗力,他还能去哪里呢?
在阅读中千代了解到有一部分掠食者挑选同性的个体作配偶。秃鹫,狮子,臭貂,海豚,灵长目的许多物种,鬣狗…名单还能列好长。威尔·格雷厄姆不是她预想中汉尼拔的伴侣会有的样子,但汉尼拔选择了他。最终他也选择了汉尼拔。
如果这一切让汉尼拔快乐,事实上确实如此,那她也乐意接受。保护濒危物种是她的职责。汉尼拔是头奇异而美丽的野兽,兽类的狡猾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但是一旦涉及到威尔,实话说,他就会变得有点蠢,其实也什么大不了的,爱情总会把任何生物变蠢。但这可真是她看到过的最诡异的求偶舞了。
鉴于汉尼拔被锁在防弹的牢笼里,她不由好奇他们能整出什么动静来,但是威尔——那张漂亮无辜的脸蛋着实叫人低估了他的聪敏和狡黠——打开了笼子,把汉尼拔放了出来。千代一路跟随,他们正在被猎捕,而千代必须保护他们,她不能让偷猎者得逞。
汉尼拔是先撞击水面的那一个,她看见了,他像只猫一样在空中扭转身体以承受大部分的冲力。也许是下坠方式导致的自然结果,也许是他想要护住威尔,也许他觉得如果他们中只有一个能活下来,那应该是威尔,身负对自己所作所为的罪恶感走下去。
“腹部贯穿性枪伤,疑似肝脏破裂。男性,五十,脉搏微弱,难以探测,体温过低,肺部水音,背部,上臂,双足,大腿多处青肿,疑似外力撞击导致。怀疑颈部扭伤,怀疑脑震荡——瞳孔反应迟钝。”
医生们火急火燎地将汉尼拔推向手术室。他的嘴唇发紫,皮肤泛灰,看上去几乎与一具尸体无异,但他们贴着他的胸口和股动脉压了很多电热垫。生命的火焰很暗了,但还没有熄灭。
威尔·格雷厄姆,瘫在汉尼拔后面的那张轮床上,样子只比前者好上一点点。一片混乱中她很轻易地就混入医院,伴他们左右。她没有能力治愈他们,但都到了这一步,天杀的她才不会让他们就这么死掉。威尔被推往一个方向,汉尼拔是另一个。千代停下来查看威尔的情况,汉尼拔醒来时会想要知道的。
“肩膀和脸颊刺穿伤,”主治医生说,然后低下头去问威尔,“先生,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比尔,”威尔含混不清地说,血染红了整排牙齿,顺着下巴往外流。“亚历山大在他们那儿。”
医生用手电光照了照他的瞳孔,另外一个医务人员在测量他的血压和脉搏。“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
有些医院有规定必须上报枪伤,有些没有。千代赌汉尼拔在选择藏身处时考虑到了这一点,悬崖周围的医院——这是离那栋房子最近的一处——大概都不会太追究伤口由来。只要威尔闭口不说,他们就能争取到一点时间,在任何人发现他们的踪迹之前离开这里。
“我不记得了,”威尔说,声音提高了些,伪装出的畏怯被颤音成倍地放大,了不起的孩子。“我不记得了,”威尔又说了一遍。“他——亚历山大会活下来吗?”
“我们尽力而为,先生。”
“他会没事的吧?”他声音里有了真切的恐惧。
“比尔,冷静下来。我们先解决你的问题。”
千代一点都不担心威尔能否存活。医生们都很专业,他本身状况也不算太差,清醒着,能说话,如果有必要,不一会儿他就能从那张床上下来。
千代非常善于无声无息的行动,她穿过医院,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她来到观察区,平时医学生们观看学习主刀医师进行手术的地方,此刻除她之外空无一人,电子显示屏都是黑幕。她没有打开它们,只是站在玻璃窗前面,等待。
看着汉尼拔躺在手术台上不是件好受的事情。他从来都是那样强大致命。但在这里,他只是血肉和骨头,还有一点呼吸。他的喉咙里插着一根管子,机器嘀嘀地记录心跳,医生们的手上沾满他的血。
人类的身体能承受比其他物种严重得多的惩罚。千代不停地在脑子里想着人类对痛苦和伤害的忍受力,她想到汉尼拔对痛苦和伤害的忍受力,似乎无论处境糟糕到了什么程度,他都能继续下去。她应该为“汉尼拔死去”这个未来做些计划的,可是她没有。
汉尼拔很顽强,也很幸运。他拥有一种几乎非人的力量去迫使早该崩溃的躯体保持运转。千代意识到她在喃喃自语,叫他努力,坚持,活下去。他成功了。他们将他重新缝合起来,缠上绷带,然后把他推到重症监护室,监测仪会报告是否有血液流进腹腔。
终于他们做完了所有工作,纷纷离开。病床被帘子遮住以免闲人无聊窥探。她像个哨卫一样守在他身边。汉尼拔静静地平躺着,看上去十分单薄。银色的胡茬让他的脸颊和下颌显得粗糙,头发乱糟糟地朝各个方向翘起来。他的胳膊上扎着静脉注射针,细细的导管连着两个药物包。他左侧的脸肿了起来,有紫色的淤痕。他在平稳地呼吸,没有借助任何器械。她抬起一只手抚摸他的头发,把它们抚平,等待。事实证明,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如她预料的那样长。
威尔对止痛药的耐受力比千代估计的要高很多。她去准备带他们离开的车的时候,他就找到了汉尼拔身边。当她回到汉尼拔的病房,威尔已经在那里了。他的脸颊上有缝线,一只手臂被固定了吊在身前,厚厚的绷带从宽松的医生手术服——不知他是从哪偷来的——下面露出来。
千代后退了些,从帘子中间的空缝里观察着他们,并且确保现下的境况对她的责任有利无害。
威尔轻柔地晃了晃汉尼拔的肩膀。“我们得走了,”他说,嘴巴因为麻药几乎没能动弹。汉尼拔睁开了眼睛,望向威尔,神情昏沉又迷惑。
“我美丽的男孩,”汉尼拔说,立陶宛语。“你把你的脸怎么了?”
威尔掀开汉尼拔身上盖的毯子,然后笨拙地折腾着病床的调节钮,试图把它弄到一个能让汉尼拔坐起来的角度。等到汉尼拔的上半身被支起来,他立刻把一架轮椅拖到床边,踢了踢钢制的脚蹬。
“汉尼拔,你有什么地方我们可以去吗?”
“到这儿来让我看看你,”汉尼拔说,这次用的是日语。千代十分满意地听出语义语法都没有问题。口音倒是相当糟糕,不过他日语发音从来就没标准过。
“英语,汉尼拔,拜托了。”威尔恳求道。他一把拽下挂在床架上的病历单,把纸卷成一叠塞进口袋里,手术服的口袋太浅了,纸卷有一半支棱在外面。“拜托,集中。”
汉尼拔缓慢地,睡意朦胧地朝他眨了几下眼。“我们要去哪里吗?”终于是英文了,不过单词糊成一串,几乎不可理解。
“是的。是的,上帝啊,继续。你得帮我,我没法把你抬起来。”
“我没想到你坠崖后还能生还。”千代不紧不慢地说,一边从帘子外面走进来。
威尔惊得一抖,没残的那只手啪地抓住轮床边上的栏杆以免跌倒。千代把她那柄猎枪锯短后藏在长款大衣里,威尔的眼睛瞟见了它,千代以为他会戒备,但他脸上流露出的是莫大的宽慰。
“是你,”他说。“你把我们拉出了水面。你叫的救护车。”
“是我。你现在还想寻死吗?”她把手放到枪柄上,随时准备使用。
威尔没有丝毫畏缩地直直地对上她的目光。“不。我们活下来了,那就活下去吧。你会帮助我们吗?”
她靠近病床,让汉尼拔能够看清她。“有些虫子连花斑竹都吃,”千代说。这是句挺老的俗语了,有一点儿‘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意思,也有一点儿‘你喜欢什么我管不着’的意思。“发生了那么多事,你还想要他跟你一起吗?”
“威尔不是花斑竹!”汉尼拔抗议道。他的手伸向威尔,威尔握住了它。他们脸上是如出一辙的执拗神情。
“说不定你是节草,”千代说,有点儿控制不住笑意。“没有天敌就疯长,毁掉挡在你面前的一切。”
威尔呼气,牙齿间发出一声低低的嘶嘶声。他的恼怒几乎要凝成液体了。“我们俩都是虫子,野草,随便什么跟跳海或者悬崖有关的东西,现在我们得从这儿出去!”他焦虑地说。
“没有威尔我哪儿都不去。”汉尼拔说。这就足够让千代行动了。
威尔只有一只手能用,千代帮了大忙,汉尼拔尽力配合,同心协力他们把汉尼拔挪到轮椅上,又在他肩上裹了条毯子。
“跟我走。”千代说,迅速抓住轮椅的扶手推着它出了病房。她穿过走廊,目标明确,没有回头。她能听见威尔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他腿脚的筋骨大概伤着了,那一定很疼。
他们把汉尼拔安置到汽车后座上,椅背向后调平让汉尼拔可以比较舒服地躺好。威尔紧跟着爬进后座,不肯离开他哪怕一小会儿。千代还没来得及把轮椅折叠好塞进前座,汉尼拔就又失去了意识。
威尔把手放在汉尼拔的胸口。“你为什么追随他?”她启动车辆时他问道。
“你为什么把人做成萤火虫的样子?”他们的目光在后视镜里交汇了,千代盯着他蓝绿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我们都是索多玛的怪物2,我们做必须做的事情。”
“把那个人关在笼子里太过残忍。3”威尔谨慎地说。“杀死他会是一种善意。”
“他不值得善意。”她感到不耐烦,这个话题他们早就谈过了。她做什么根本不关他的事。她射过他一次,如果需要她会毫不犹豫地再动手。
“而你想要维持杀人者和无辜者之间的那条界线,这把你变成了一件施加折磨的器具。”
千代打开车里的暖气。威尔的手掌下面,汉尼拔的胸膛在起伏,缓慢而平稳。“你这是在评判我,还是在企图理解我的工作?”
“都是。”威尔承认道。
“别想了,”最终她说。“但你最好知道,我看着汉尼拔花了很长时间去构建一副无害的外壳。很多年来我都是他的看守者,当他还太小不能自己狩猎的时候,我是他的保护者。有时就算是猛兽也需要保护。”
后面的一路上威尔都没有再做声。直到她把车开进私人车道里时,他说,“他只是个男人。”
他们一起把汉尼拔搬到客房的床上,掖好毯子确保体温不会流失。然后千代示意威尔跟着她去客厅,让他坐在餐桌边上,给他热了点清淡的米粥。他吃的时候她就一直看着他。
“谢谢你。”威尔说。“我想我还从来没有谢过你。”
她给了他一碗热水和一条毛巾,赶着他回到客房里。“他会让你看守他,”她说。“他会把一切奉献给你,忠诚地跟随你。你会为他做同样的事吗?”
“你这是在告诉我如果我伤害他你就伤害我吗?”威尔问。她没有回答,于是他点了点头。“我会。这样再好不过了。”
“那么我会保护你们两个。”千代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给他们俩留点私人空间,顺便也去给自己做点吃的。
天色晚些她再去查看他们的时候,汉尼拔已经醒了,威尔蜷缩在他旁边。床上堆着些枕头和毯子,看上去像个小巢。
“你看起来很难过,”汉尼拔说。“考虑到你把我们掼下了悬崖。”
威尔亲亲汉尼拔的额头,然后是他的眼睑,手温柔地搭在他头上。“诞生总是痛苦的。”他说。“新生命由此发源。”
“我不觉得新生,”汉尼拔咕哝道。“我觉得被枪击了,还被打了。年岁在侵蚀我。”
“你就是老了,”威尔奚落他。“看看你头发都白了。以前你是经常染它吗?”他凑到汉尼拔耳边,用鼻子拱了拱他的鬓角。
汉尼拔看上去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我没有。”一直以来他都是个出类拔萃的操纵者和骗子,千代从没见过他这样坦率,这样易于读懂。
威尔没有微笑,麻醉药导致他脸上有些肌肉还瘫痪着,但他眼睛里的色调如此温暖。“你简直不可理喻。”他说。
汉尼拔的目光落到了她身上,威尔也顺着他的视线向门口扭过头来。千代走进来,将猎枪支在角落里的椅子边上,悠然地坐下,拿出电子书,找到这周早些时候加了书签的那篇文章。威尔看了一眼汉尼拔,似乎有点不确定,但汉尼拔只是把他往怀里拢了拢。
千代看着他们两个人一起睡着了,她小小的,只有两个成员的兽群,然后把注意力转回手里的电子书上。文章讲了一对雄性企鹅一直试图孵化一块石头,直到科考人员给它们找了一颗蛋来。她听说过汉尼拔和威尔为那个霍布斯女孩儿花的心神,后来发生在玛格·维杰身上的灾难,还有威尔想凭一己之力构建一个家庭。千代心怀喜爱地想起她曾经养过的那只波尔瑞小狗崽。也许是时候让他们别再孵石头了。她得去帮他们找颗蛋。
End
注:都是不太能确定原文的意思,在此把原文贴出来,要是有亲知道正确的应该怎么翻请告诉我,谢谢!
1上帝啊,汉尼拔也有这一天。Forallthegooditdidhim.
2我们都是索多玛的怪物WearecreaturesoftheSavageGarden.
3“把那个人关在笼子里”,这里实在判断不出来“那个人”是指千代的囚犯还是指汉尼拔

下载地址

食肉猛兽汉化中文版

    其它下载地址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

    分类列表

    document.write ('');